永利皇宫导航 - 美政府停摆“后遗症”:美日自贸协定谈判卡壳

作者:匿名 时间:2020-01-11 11:10:05;

永利皇宫导航 - 美政府停摆“后遗症”:美日自贸协定谈判卡壳

永利皇宫导航,美国联邦政府史上最长停摆事件的“后遗症”正在显现:由于停摆余波,最初预计将于1月中旬举行的美日自贸谈判可能会推迟到2月,甚至4月才能举行。

有日方消息人士表示,由于美国极有可能在农业和汽车方面提出强硬要求,如果谈判在日本三年一次的参议院改选前全面展开,日方担心该贸易谈判可能对今夏日本的参议院选举产生不利影响。

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一财经记者表示,在日本国内,汽车和农业都是重要问题,其中特别是农业选票更是日本政府的执政基础,如果安倍政府执政不稳,则无法对美做出妥协。

根据美国法律规定,美国政府需要在贸易谈判前30天向国会发出通知并列出其谈判目标。

在美日自贸谈判方面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(USTR)已于去年12月21日发出通知,为今年1月下旬与东京的双边会谈铺平了道路,而这意味着日美之间最早在1月20日就可以开始进行谈判,但美国联邦政府的停摆大大限制了USTR的人员配置,同时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(USITC)就拟议的关税谈判报告撰写的工作也被迫中止了。

有报道称,受联邦政府停摆影响,大部分USTR的工作人员都闲赋在家。日本方面的一位官员表示,事态已经恶化到“你无法通过电话联系到他们”的地步。

实际上,早在2018年12月22日,USTR的当年预算已经用完。在苦撑了一段日子后,USTR在今年1月14日发声明表示,该部门启动了应急计划,这意味着USTR的265名全职雇员中,只有79名工作人员还在工作,只占整体员工的30%左右。

此外,根据美方规定,谈判前,USITC需要就贸易协议的经济影响发表报告,但联邦政府的停摆也阻碍了该机构的工作,这进一步致使谈判推迟。

  快速达成协议原是双赢

其实,日方并不愿意同美方展开双边谈判,且仍希望美方回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(TPP)。在多次抗拒无效后,2018年9月,日方勉强同意根据“货物贸易协定”(TAG)框架与美国进行谈判。但前提条件是,美方同意该谈判仅仅谈货物贸易,而不谈服务贸易 。

同时,日方也认为,通过一份简单的TAG,日美之间可以快刀斩乱麻,在6月之前达成初步协议。毕竟,快速谈成对日美都有理。

在美方,由于日方参与的11国TPP——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(CPTPP)和日欧“经济伙伴关系协定”(EPA)均在2019年上半年生效,美国农民即将因这些协议在出口方面处于劣势。一份快速协议有利于稳定美国国内情绪,对美国总统特朗普2020年的大选选情也有利。

面对农业出口商日益加大的压力,特朗普政府需要与日本尽快达成协议。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(CSIS)高级副总裁古德曼(Matthew P。 Goodman)在近日的一篇报告中指出,在CPTPP生效后,日本对澳大利亚牛肉的关税将逐渐降至9%。而由于美国退出了该协定,未来日本对进口美国牛肉的关税将保持在38.5%,这意味着美国牧民在利润丰厚的日本牛肉市场将面临着激烈竞争。而随着日本与欧盟达成的新贸易协定生效,美国猪肉出口商也面临相似的阻力。

对于日方而言,快速达成协议意味着美国将更可能接受日本在农业方面的要求:将农产品关税让步的范围限制在TPP中的水平,避免夜长梦多。

同时,安倍政府也将今年6月视为关键时刻,特朗普预计将在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(G20)峰会上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面。

在此之前,预计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(Robert Lighthizer)将与日本经济财政政策担当大臣茂木敏充(Toshimitsu Motegi)多次见面磋商,为两位领导人的会面铺平道路。

古德曼甚至预测,美日谈判可能不是美国政府贸易议程的首要问题。莱特希泽在2019年的其他优先事项包括设法通过美墨加(USMCA)以及世界贸易组织(WTO)改革。

谈判展期对双方都不利

目前,由于美国联邦政府的停摆,日美自贸谈判最晚有可能推迟到4月才能举行,这样的发展前景对双方都不利。

野村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、日本银行政策委员会前成员木内登英(Takahide Kiuchi)预测,达成决议大约需要一年时间。

通常,在美国大选之年进行贸易谈判都不是明智之举,这样的前景将让这份日美谈判陷入被选举议题裹挟的尴尬境地之中。

比如,美方可能会要求对日本汽车进口量设置上限,或宣布日方引导日元疲软是美国贸易逆差的原因之一。如果货币市场因特朗普的这种言论而购入日元,日本则可能将不得不在汽车和农业领域做出让步。

在日方,安倍政府在2019年面临的政治日历十分棘手:4月的地方选举和7月的参议院选举都将使日方在双边贸易谈判中的立场变得更加复杂。

此外,如果美方在谈判的第一阶段提出过高的要求使双方无法达成一致,日方很可能会回归其传统的“表面答应、实际上不作为”的拖延谈判策略,试图将谈判过程拖延到特朗普任期结束之后。

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日本在同美国的贸易谈判中有两个特色,这在国际谈判界大家都知道,第一就“绕弯弯”,避免正面冲突,表面答应背后却不执行;第二是“拖字诀”,对此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气愤地说,日本说“是”(Yes)的时候就是在说“不是”(No)。

日本是对美贸易的第四大顺差国。根据日本财务省1月23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,日本对美国贸易顺差为6.455万亿日元(约合3975亿人民币),比上年减少8.1%。(实习生郝爽言对本文亦有贡献)

云南11选5投注

上一篇:不论男女,头上出现这“3根线”,心脏病可能说来就来
下一篇:郭声琨:以督导压实责任 坚决夺取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全面胜利

热门推荐